按钮文本
九毛九上市之路IDG保驾
来源:投资时报 | 作者:goldportcap | 发布时间: 2017-04-13 | 584 次浏览 | 分享到:
一叶落锅一叶飘,一叶离面又出刀。银鱼落水翻白浪,柳叶乘风下树稍。

山西面食遍布大江南北,也是中华面食的起源。而从海口市南航东路上一家小面馆起家的广州九毛九餐饮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九毛九”),如今则希望讲出资本的故事。
据招股书披露,九毛九拟登陆上交所,计划募资约3.13亿元,用于新建餐饮门店项目和原有门店更新升级项目。

目前,通往A股市场完成资本之路的餐饮企业仅有西安饮食、全聚德和湘鄂情等三家。作为曾经的“民营餐饮第一股”湘鄂情,也于2014年8月宣布更名中科云网,并逐步剥离餐饮业务。从2009年至今,国内申请IPO的知名餐饮企业其实不少,却始终没有一家破关上市成功。无论是老字号的狗不理,还是新晋的俏江南、呷哺、顺峰集团等有雄厚实力的餐企均以失败告终。俏江南最后败在资本对赌上,张兰汪小菲家族无奈出局,而呷哺呷哺选择了登陆H股,至于望湘园、狗不理等则转身投奔了新三板。

九毛九能避免折戟命运从而给同行们带来新希望吗?目前来看,形势仍然不容乐观。尽管有IDG护航,但借力资本过猛同样会成为企业发展隐患。而扩张区域业绩出现亏损致使整体利润下滑,也同样给该公司敲响警钟。 借力资本却发力过猛

成立于2005年8月的九毛九是一家以“九毛九山西面食”为主打品牌的餐饮连锁企业,也是近年来中国发展较为快速的快时尚餐饮企业的代表之一。

2011年开始,九毛九进入高速增长期,门店增长率一度超过100%。2012年,北京九毛九、深圳九毛九相继成立。2013年,其开店规模达55家,并成立天津九毛九。2014年,获得和谐成长的预付投资款后,其开店规模更突破95家,同年成立了武汉九毛九和南京九毛九,进军华东地区市场。2015年,其开店规模已达到143家(其中139家“九毛九”,4家“太二酸菜鱼”).

《投资时报》记者查阅该公司网站发现,截至目前主品牌九毛九直营店为125家、太二酸菜鱼11家、不怕虎牛腩煲5家,相比2015年底的数据,2016年整体九毛九品牌直营店的数量没有上升反而下降。曾计划新开门店60家的九毛九如今却停滞不前,究其原因,则是疯狂扩张带来的隐患。

据招股书提示,报告期内的所有店面统计中,九毛九有99家位于广东,而华南地区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占母公司总营收的85.22%、90.43%与92.02%,逐年攀升。华南地区的持续增长,也令该公司面临区域相对集中带来的业绩风险。除华南、天津、北京以及海口地区,其他九个区域的门店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而且迟迟打不开自身知名度。九毛九此次募集资金用途中将有2亿用于广州、深圳两地门店的扩张,并未提及其他地区,这也说明了九毛九在除广深两地外的市场,迄今并未打开局面。仅局限于大本营的扩张,对于一家拟IPO的企业来说,未来的影响力或将会大打折扣。

与此同时,九毛九还热衷于孵化和投资新生代的餐饮企业。2016年,九毛九孵化了自己的副品牌“太二酸菜鱼”,千万级别的投资给了“不怕虎牛腩煲”,并联合IDG和弘毅投资共同投资了“遇见小面”。然而,自此之后却不见自身版图的继续扩张,门店数量、区域拓展均未见成效。

纵观2016年的餐饮投资市场,前十大融资案例中,除了IDG、弘毅投资和竞技创投等知名投资机构外,非专业投资机构只有九毛九一家企业。多元化发展未尝不可,跨界也不是没有成功的案例,但终究是要做好自己专业领域的事,借助资本发力过猛的话,过犹不及。

2016年,曾经估值高达10亿、被誉为互联网餐饮第一品牌“黄太吉”的没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拿到数轮融资后,在资本的驱动下,黄太吉门店无数、风光一时无限。疯狂扩张的同时,其也同样扮演起了投资人的角色。而如今门店、工厂店关闭大半,连建外SOHO的旗舰店也同样未能幸免。 财务数据差强人意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餐饮行业增长率逐年下滑。2013年,在互联网+的带动以及外卖行业的高速发展下,新型餐饮逐渐展露头角,可是随着新成员的加入,传统餐饮面临前所未有的打击,包括品牌餐厅在内。据业内人士透露,以北京人流量最大的CBD区域为例,平均每四天就会倒下一家餐厅,但随后即有新的品牌进入。随着餐饮行情的逐渐见好,房租、转让费、人员等成本也随行就市水涨船高。

据该公司招股书提示,2013年至2015年(下称“报告期内”),九毛九营业收入分别为4.40亿元、7.35亿元和10.34亿元,2014年和2015年营收增长率分别为67.00%和40.66%。报告期内净利润分别为2766.87万元、4390.51万元和3105.87万元,2014年和2015年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58.68%和-29.26%。

对于利润的下滑和增长率的下降,九毛九给出的解释为,“主要由于加大了华南地区以外业务的拓展力度,而进入新市场后需要一定时间来提高消费者的品牌接受度,部分地区的门店(如武汉、南京)总体营业收入不高。同时,公司目前处于高速成长期,部分新店开张时间较短,而前期投入的开办费用较大,导致部分门店出现亏损。”另外,销售费用金额较大,分别为15958.44万元、27468.78万元和43866.30万元。由于公司门店数量较多,门店员工数量也较多,导致职工薪酬支出金额较大。其中,2015年销售费用中仅职工薪酬较2014年就增加了8246.16万元,这无疑对其业绩造成较大影响。

除此之外,九毛九的资产负债率水平也比同业公司高出很多。据招股书提示,报告期内,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9.47%、73.85%和43.72%,高于35%的行业平均水平。与此同时,报告期内,九毛九反映偿债能力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也远低于行业均值,流动负债较高。虽然其偿债能力已有所提升,但这与资产负债率大幅下降的原因一样,都是依靠和谐成长增资进而得到的改善。

疯狂扩张的背后,必然面临成本增加。据招股书提示,九毛九门店租金费用已经占营业收入达10%。如今,资本的助力已完成,下一步只能依靠登陆A股来解决众多“问题”,而停滞的一年进而凸显资金链的紧张,一旦上市未果,该公司将会与黄太吉一样面临资金链断裂的窘境。

回过头来,九毛九把总部设于广州不无道理,毕竟“食在广州”。但是,起步于海南,发展于广州,壮大于华南,在迅速扩张的道路上,意想不到的是,却不见山西的名字出现。号称山西面食并弘扬山西面食文化的九毛九,在山西竟无一分店。

如今,九毛九的发展战略俨然发展成为一家广州本土面馆。对于消费者来说,尤其在互联网与餐饮结合越发密切的时代,越来越关注餐饮行业的企业文化,包括起源,发展历程,创始人事迹等等。而让人由山西面直接联想到广州九毛九,总会觉得差些什么。毕竟,从消费者心里出发,谁不想吃来自山西的面食呢。